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起梓

文字差劲,坚持有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后,成长在十年文化革命中,受教在改革开放初,成就在人云亦云间。转眼风云过,回首多磋砣,不为风雨折,志坚事成多。

陶马风波  

2013-03-28 07:53:59|  分类: 情怀家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陶 马 风 波

大学毕业,我远离家乡到千里之外的南方谋生。

记不清具体哪年,大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。一天,父亲打电话来,告诉我一件事,在父亲看来应该是好消息。父亲卖了个关子,让我猜,想给我惊喜。

父亲神秘兮兮,让我捉摸不透。一贯做事果断、直截了当的父亲,也学会了深沉。

我确定猜不出父亲的惊喜。父亲关子没卖成,只好实话实说。

这年入冬,父亲和乡亲们一起,如约到附近的赤城湖挖野生莲藕。挖藕时,挖出一尊陶马。在附近挖藕的乡亲们不约而同围了过来,看看父亲挖出的宝物。

父亲没读多少书,不懂陶马是否有价值。有见识多广的乡亲,惊讶地说,父亲发财了,挖到了价值千金的文物。乡亲们议论纷纷,父亲内心油然而生幸运。父亲仔细冲洗后,小心翼翼地带回家。

父亲没将陶马当回事,也不信是文物,更不信价值千金。

父亲若无其事,陶马风波却骤然而起。

乡亲们一传十,十传百。陶马传成铜马,铜马传成金马。玄乎其玄,一波高一波。

一天,来了三个广东客商,他们是在广东打工的本村人张二愣带来的。

前天晚上,夜深人静。张二愣悄悄找过父亲。他说有广东客商要收购金马。因介绍有功,劝父亲抬高价位,给他百分之十回扣。

父亲想张二愣一点不愣,恐怕也会向广东客商要回扣吧。两边通吃,够狠的。

广东客商要收购金马的消息不翼而飞。广东客商还没进门,家里已经挤满了乡亲,他们来看热闹。

父亲是个好客之人,有客人不期而至不亦乐乎。父亲又是上茶,又是敬烟。就连平时最嫌我家穷的杨三炮也来了,先是一番恭慰,再是一阵近乎。

父亲懞了,真要发财了吗?

父亲做事一生唯谨慎,有原则。先礼貌回复了广东客商,让他们三天后再来。

广东客商前脚刚出门,后脚就进来了许多亲戚、朋友。多少年没有来往的亲戚也突然来了。父亲心知肚明,他们冲着陶马而来。他们的热情比平时提高了八度,火辣火燎。

附近村有个姓胡的,远近闻名的“打流仔”,也来凑热闹。他搬来《胡氏族谱》,拽着父亲指着上面说,他祖上是岳飞下属,当年在赤城湖跟杨玄作战,金马应该是他祖上的遗物,他应该有份,理直气壮要求分份给他。还威协父亲,不分的话给颜色看。

父亲闻之,啼笑不得。

父亲思绪被打乱,来不及梳理,乡文化干事也来了。他向父亲宣传国家文物政策。重点告诉父亲,若按政策上交国家,或许能得到一笔国家奖金;若私自处理,轻则罚没和罚款,重则罚没和坐牢。

父亲觉得事态发展没有想象简单,出乎意料。

父亲觉得即使文物,自己一没偷,二没抢,怎么就犯法呢?上交从感情上有个坎。

父亲整天愁眉不展,忐忑不安。

父亲每天招待乡亲们茶水、香烟比平时耗费高十倍不止。重要的客人还要酒肉侍候。

乡亲们众口一词,将来卖了好价钱,不知能买多少烟酒。父亲听之,烦燥的心稍微安定。

父亲从来都是有主见的人,但这次六神无主,不知如何是好。

父亲思来想去,就给我电话。

电话里我如是阐明国家文物政策,劝说父亲,哪怕价值千万,都要上交国家,请父亲马上交上去。

父亲听后,叹息一声,只说了一句话,“此生就是没发财的命。”

第二天,父亲将陶马送到乡文化站,拿了收条悻悻回家。

父亲如释重负,照常又去赤城湖挖藕。

乡亲们看到父亲如此淡定,怀疑父亲装模作样,不露马脚。这时,讨彩的、借钱的、请吃的等鱼贯而来,父亲仿佛成了财神爷。

第三天,广东客商如期而至。广东客商从提包里拿出一扎扎钱,表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

父亲不动声色,规劝广东客商好自为之,打道回府。

父亲的善意被广东客商理解为想抬价,于是拿出势在必得的架势,不断拿钱加码。

广东客商不罢休,围观乡亲们啧啧称奇。

乡文化干事又来了,他的到来使场面开始平静。

乡文化干事带来了文物签定书,还有一个包裹。

文物签定书上明确写道,陶马不具文物价值,现物归原主。

乡文化干事走了,不过出于礼貌,还是口头表彰了父亲,也算对父亲的一种安慰吧。

陶马风波按理应该到此结束,但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有几个别有用心的乡亲向乡政府告密,诬告父亲将真的金马卖给了广东客商,偷梁换柱将假的送到乡政府。还绘声绘色描述亲眼所见,父亲收起一扎扎钱。

乡派出所来人请父亲去了乡政府。

父亲感到十分冤屈,总有千万张口也说不明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父亲再三申辩,派出所明查暗访。半月去了,事情终于水落石出。

父亲从乡里一回到家,张二愣就找上门来,硬缠死缠要求父亲赔偿损失。最少也要赔他和广东客商的来往路费、旅差费等。一口咬定是父亲害了他,陶马让他损失惨重。

乡亲们、亲戚、朋友又回到了从前。

父亲还是一样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看不出丝毫失落,好像更加精神。

父亲又来电话。在电话里,父亲不停念叨“世态炎凉”,教训我以此为镜。

 

2013327 广州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8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