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起梓

文字差劲,坚持有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后,成长在十年文化革命中,受教在改革开放初,成就在人云亦云间。转眼风云过,回首多磋砣,不为风雨折,志坚事成多。

妈妈寄来包裹  

2012-02-14 10:00:12|  分类: 情怀家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妈妈寄来包裹

中午,正小憩。忽然,一阵优美抒情的电话音乐《家住簰洲湾》打碎梦乡。“湖北嘉鱼来的快递”,电话那头,门卫高声唤我。听到家乡来的快递,骤然而坐,揉了揉双眼,确定不是在梦里。

盼了几天,终于盼到妈妈寄来的包裹。每年都是这个时候,妈妈准时给我寄来包裹。每年的包裹都一样,地道正宗的西湖豆丝。

豆丝虽不到二公斤,但都是妈妈在家乡做好,然后拿到武汉,快递给我。快递公司这几年才多起来,因此快速方便多了,而以前,妈妈都是通过邮局寄来的。邮递费也许不止买二公斤豆丝。每年,我都劝妈妈不要再寄,又劳费更劳神。妈妈总是一如既往,还信誓旦旦地说:“只要一天能劳动,就不会间断”。

在家乡工作时,每年不用太烦劳,就能吃上妈妈做的各式豆丝。那时吃豆丝很自然,也极平常,根本没有特别感觉。因为在家乡,它是传统美食。每年入冬,各家各户都会做豆丝,做豆丝是一种风俗,习惯成自然。如果那家没有做豆丝,那才不自然,感觉才会特别。

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改革开放后,也学古人苏大学士,常啖岭南佳果,长作岭南客家。寒暑易节,冬春交替,转眼近二十载。长年奔波在他乡,闲时总会想起家乡。家乡的山山水水,一草一木,更有父老乡亲。当然,家乡的传统美食也会勾起我的家乡情怀。

家乡在长江边,典型江南水乡。家乡被湖北五大天然淡水湖的斧头湖和西凉湖环抱。几百年来,斧头湖和西凉湖都俗称东湖和西湖。东西二湖给我儿时记忆,让远在他乡的游子,倍感家乡的水更甜,用西湖水做的豆丝更是美味佳肴。

吃遍山珍海味,总觉不如家乡传统美食。想吃家乡的美食,也许是饱饱口福,也许还有对家乡的记忆,有种抹不去的乡情。其实,想念家乡豆丝,是对妈妈的一种思念,是对母爱的一种感念。

母亲每年千里寄豆丝,不是简单的寄豆丝。寄的是一份母爱,尽管儿子的儿子大学将毕业,在妈妈的眼里,儿子还是那个儿子,永远需要母亲关爱的儿子。

接到豆丝包裹,双手微抖。只有这时,才能真正体会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”的情感。

妈妈执意要每年寄来豆丝,还有另一层意思。除了一份母爱,对儿子的一份思念,再就是妈妈的内疚,对儿子儿时的补偿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,还没有改革开放,思想观念还处在文化大革命。农村生活多数还挣扎在温饱线上,只有少数家庭有“一定财力”做豆丝。豆丝成了农民家庭的奢侈品。入冬,一个村庄只有了了二三家做豆丝。

家乡民风纯朴,乡邻相处和睦,从做豆丝过程即可体现。某家做豆丝,相邻乡亲都会自发做帮手。做好的第一锅豆丝,恭敬地摆到灶台,振振有词地念上几句感激灶神、祈求灶神的话,期望灶神保佑年年有今天。随后,将会挨家挨户送豆丝,让全村都能品尝。

儿时,听说某家要做豆丝,高兴得不能入睡,等待人家送来豆丝。想像终于能吃上豆丝,改善生活,谗得口水不停直咽。

夜越来越深,我还坐在桌前,假意看书,做作业,事实上在等送来豆丝。知儿莫过于母,妈妈清楚我在等什么?几次催我睡觉,我都坚持做完作业睡。文化大革命时,读书哪有这多作业?若真是,才叫好呢。

妈妈望着我,一阵心酸,呈现一种不易察觉的内疚。那时,我家因为劳动力少,仅靠父母亲挣工分,养活一家七口,再加上兄弟都在读书,的确不是易事。能裹腹就是上天保佑,天大的幸运,做豆丝即成天方夜谭。记得妈妈年年都保证,明年一定会做豆丝,让大家食够吃饱,但妈妈年年的保证都是保证明年。我们兄弟越是想吃豆丝,妈妈越是难过。

我家况景如此,别家好也好不了哪里去?若有富裕之家,也只是富裕到能象征性地做一点豆丝。若按传统全村派送,尽管份量不多,但也不够送。妈妈深知今晚是不可能送豆丝来的,但妈妈不想让我失望,没有明说。妈妈陪我等,何时睡到床上,已经没法记忆了。

早上起床,匆匆忙忙跑去厨房,当揭开锅时,还是黑黑的锅底。妈妈安慰说,可能人家忘记了,也许今晚再送吧。妈妈的话,我从来都信以为真,只好再等晚上吧。

上学时,心里还惦记着豆丝。

晚上,没见豆丝的踪影。妈妈劝早点休息,等豆丝来了喊我。昨晚熬了大半夜,疲惫不堪,结果还是没吃上,今晚就能吃上?我深知,豆丝是没希望的,只好将这份心思埋在心灵深处,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想。

不去想豆丝,很快就入睡。

这世界上有的事时常会捉弄人,想得到偏得不到,不想时又来了。真是做梦也没想到,妈妈真的叫醒我,说有豆丝吃。听到豆丝二字,睡意顿无,精神顿来,一跃而起,直奔厨房。一盘热气腾腾的新鲜豆丝摆在桌上,尝一口甜滋滋,香喷喷。妈妈看到此情此景,满足地笑了笑。

终于吃到豆丝的感觉不可言表,妈妈的笑却是一种说不出的苦笑。

妈妈为了不让我失望,为了让我真能吃上豆丝,兑现“今晚再送”豆丝的诺言。在我上学时,做了一点豆丝。做豆丝的原料黄豆、绿豆都是为明年准备的种子,妈妈狠心地挤出几颗,屈指可数的几颗。豆丝含豆量虽少,但还是含有,不可说不是豆丝。晚上,在我熟睡时偷偷下锅做好。我原以为真是邻居送来的呢?当我得知豆丝怎样来时,流下了调皮挨打时都不会流下的泪。望着妈妈,妈妈还安慰我。努力学习吧,将来有出息了,天天都有豆丝吃。

现在确实天天都可以吃豆丝,但总吃不出妈妈做的豆丝味道。

妈妈一年复一年寄来包裹,我只好承受。就像母命,只有接受,不可违抗。包裹接得越多,越感沉重。妈妈寄来的不是包裹,是对远足他乡儿子深挚的爱。这份爱是无声的,是永远的。

20111213  广州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