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起梓

文字差劲,坚持有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后,成长在十年文化革命中,受教在改革开放初,成就在人云亦云间。转眼风云过,回首多磋砣,不为风雨折,志坚事成多。

破烂王传奇  

2010-07-08 19:58:52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破烂王传奇
贾明与我同村,属于本家。若不是他父亲被打成黑五类,我可能永远不会认识这个本家,更不会成为朋友,还可能没有我今天。
贾明父亲是我们村的大人物,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留学英国,专攻人类考古学。五十年代响应祖国的号召,放弃国外优越的生活条件,义无反顾回到祖国,参加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。回国初几年,他如鱼得水,参加了国内几乎所有的重大考古研究工作,取得引人瞩目的成就,名噪一时。好景不长,反右斗争,他受株连,被打成右派。文革中,又被打成特务。贾明父亲下放到农村,蹲牛棚,劳动改造。母亲受不了打击,自杀身亡。贾明也成了黑五类徒子徒孙,被遣送回原籍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
贾明在原籍没有直系亲戚,善良的父亲接受了他。他比我大五岁,按本家族谱排辈,我反而成了他叔辈。贾明生来乖巧,也可能是磨难的孩子多懂事吧。见到我小叔长小叔短,见到我父亲,爷爷、爷爷叫个不停,我们都很喜欢他。
他虽只比我大五岁,但见识比我广,懂得比我多。特别是读的书不知多我多少。他常给我讲他读过的书,讲他父亲书房里的书。他将父亲的藏书几乎读了个遍,并熟记于心。每当他给我讲这些,我都会全神贯注,常常还发问,他从来都会不厌其烦地解释。他讲的这些,对我来说,简直是天方夜谭,惊讶不已,打心眼佩服他。
贾明不仅受父亲潜移默化的熏陶,而且聪慧勤奋。但是,由于受父亲株连,就读北京某大学二年级的他,被开除学籍,遣送返乡。那年,我刚好读初二。
我们二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。白天,我们一起为生产队放牛,拿工分。晚上,我们一起看书,他常常教我读书。他教语文,还教数理化。更奇怪,他会说外国话,后来知道他说的是俄语。从此,开始知道外国人说的不是中国话,有自己的语言。我兴趣浓厚,主要觉得好玩。我一有时间就缠住他,让他教我说说外国话。
我们读书年代,几乎不考试。我想,学校若举行考试,肯定会拿第一。尽管如此,书到用时方恨少。恢复高考时,我洗脚上田,农民充数秀才,进城赶考。居然,我考上了北京某名牌大学,那是后话。
读书也不是一帆风顺的。造反派、红卫兵,看见黑五类时常拿着书读,觉得有了阶级斗争新动向,要揪出来批斗。我家是苦海仇深的贫农,我当然根红苗正。每当此时,我会挺身而出,为贾明解围。
一次,贾明去看抄家。在一个地主家,抄出了几箱线装书。“破四旧,立四新。”这些书要当作四旧焚毁。贾明知道,这些是什么书,有多珍贵。他心疼,不顾后果,冲上前去想抢救几本下来。红卫兵不容分说,围拢过来,一顿拳脚。幸好,我找贾明吃饭,才赶巧找到这里,救了贾明。不然,贾明不仅会惨遭毒打,而且会当作改造的对象,批斗游街。
荒唐岁月,无奈年代,在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结束了。1977年,我以优异成绩,考取大学。贾明还住在我家,关于他父亲,杳无音信。
暑假,我请贾明回了一趟北京,想去曾经的家看看。贾明的家,现在换了主人,他父亲原大学在文革时,重新分配了住房。现在,北京是没家了。他只有默默的流泪,房子可以没有,父亲的下落一定要有。他时时都记挂着父亲。
过了半年,贾明收到一封父亲原大学的来信。信中提到,他父亲于10年前畏罪自杀。父亲是一个有文化、有思想、有深度、心胸开阔的人。他怎么相信父亲真会自杀。伤心的泪,只能往肚子里流。
又过了一年,贾明又收到一封信,是某部门的来信。信中明确表明,他父亲是爱国知识分子,为国家做出过贡献。现在为他父亲彻底平反,恢复名誉。伤痛的心,终于得到了一点疗治。
又过了二年,贾明去北京参加我毕业典礼,顺便看一看与父亲一起工作过的叔叔阿姨。从那里得知,父亲是被折磨至病,不治身亡。父亲的同事曾经打听过贾明的下落,千方百计想帮他。
父亲得到平反,但他回不了北京。即使回到北京,没工作没有生活保障。
父亲虽然得到平反,但他始终没有落实政策,安排工作。求人不如求已,只好自谋生计。书生只能做书生的工作,否则,百无一用。贾明出身知识分子家庭,自己大学虽没读完,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读书。书这时有什么用,不能当饭吃。谋生,成了贾明第一需要。
他尝试去找工作,但每次都失败告终。堂堂七尺男儿,不会为生存去乞讨吧。
一天,找工作找累了,就坐在街道一边的大树阴下休息。树阴下还坐着一位收破烂的老头,后来知道,老头姓李。他们攀谈起来,李老头更多的是谈论自己收破烂如何赚钱。贾明得知,李老头收破烂一般日收入三十元左右,运气好时,有六七十元。贾明若有所思,盘算起来。当时,一般工作的月工资只有百多元,收破烂的收入,比做任何工作都高。
晚上,贾明辗转反侧,夜不能眠。也就在这个晚上,贾明决定做一个破烂收买佬,一个三十岁出头,有大学经历的破烂收买佬。
贾明挑着担子,黎明出发,穿村走巷,收破烂声回荡不绝。太阳落山,他哼着京戏回家。
贾明收破烂,有的人不能理解,背后讥讽。有的人同情,往往将破烂留下来,等他来收,或干脆送给他。贾明性格随和,但有原则。他从不喜欢人同情,更不喜欢人施舍。当人送破烂给他,他会酌情给人钱。渐渐地,贾明名声传开,没人再另眼相看。反而将他当成朋友,都喜欢与他打交待。
贾明读书多,村里人说他满肚子墨水。他说话文雅,风趣幽默。村里人喜欢他来到,特别是小孩子。因为,他常会给他们讲一些古典故事,趣闻轶事,花边新闻。这些是他们从来没有听到过的,他们异常兴奋,津津有味。
炎热三伏的某天,贾明照常去工作收破烂。说来也怪,直到午后2点多,他几无所获。酷热、饥饿、口干又累。他准备在一个树阴下,吃点干粮,找点山泉水喝,然后,靠在树旁美美的睡上一觉。
累了,人容易困,容易入睡。梦乡,好像李老头走了过来招呼他。贾明惊醒,果真,李老头坐在旁边,他们三句话不离本行,交流起来。李老头今天收获颇丰,估计百来元,高兴得拉着贾明,要请他喝啤酒。谈论间,李老头讲到一件事。
前面有个雷家村,有一农户家有一铜盆,10多斤重,还带有二个耳环,现在给鸡作食盆,我出20元收买,主人不同意,主人要价25元,没有成交。贾明想,这么重的铜盆,还带有耳环,我还没有听说过,更没有见过。根据李老头描述,凭感觉可能有意外收获。他顿萌想法,去碰碰运气。等李老头前脚走,他后脚就去雷家村。
李老头没收下来,我不一定可以收下来。贾明思考怎样收到,25元收到手,利润很少,但想到今天的收获,利润再少也是利润。有了指导思想,就行动起来。首先,去供销社花几元钱买来一个大瓷盆,优先提供给主人,解决食盆问题。再想法压低价,若越是好东西,就要越压低价。千万不能让主人觉得,他的东西是什么宝贝,不想卖或要更高价钱。
贾明来到主人家,先借口讨一口水解渴。主人看是他,热情相迎,让他自己去厨房喝。贾明去厨房喝水过程中,清楚看到鸡舍旁有一铜盆。不看则罢,当他一眼见到铜盆,顿感目瞪口呆。这不是一般的铜盆,是商周或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。根据他在父亲书房藏书中所见文献记载,应该还有一个盖。心中一阵惊喜,但很快冷静下来,告诫自己一定要镇定,一定要收买到手。思绪万千,主意一个接一个。
贾明喝完水后,借题与主人拉起家常,套起亲热。不经意,他谈到鸡食铜盆。主人说,刚才李老头想买,我没卖,因为李老头出价太低,不能满足我。再就是卖了后,鸡没有吃食的盆,所以卖不卖无所谓。
主人进一步说,这铜盆好像还有一个盖,不知丢到哪里。
主人说起话来,没休没止。他说,他父亲文革时,在镇上供销社工作,专门收购废铜烂铁,废报废书之类。父亲看到这个铜盆还有一点用途,就自己收买下来带回家。当时花了10斤粮票,还被我妈骂了一通,责怪收一个破烂回家。
主人对贾明也有好感,因此表明,只要他出22元钱,就给他。贾明内心有说不出的高兴,不能露出声色。他说,若能找到铜盆上的盖子,可以出这个价。欲擒故纵,贾明是想要一个完美。主人叫小儿子去找盖,在鸡舍底部,终于找到了盖,盖到铜盆上,天衣无缝,完全是一个整体。
主人看到增加了盖,增加了重量,要求贾明加5元钱。贾明在身上左搜右搜,都没搜出27元,只有26元。主人不高兴,贾明以无奈,商量的口气说,26元我给你,另外1元钱就没办法,你看我这有一个刚买的,准备自己用的瓷盆给你如何。主人看到新瓷盆,要好几元钱,划算就同意成交。
贾明挑着担子,借着黄昏,高一脚低一脚,左一摆右一摆,往家赶。
很久,贾明没有出来收破烂了,李老头还想念他呢。
关于贾明的传说,也多起来。一种传说,他参加研究生考试,考上了他父亲原来的大学;还有一种传说,我在北京帮忙为他谋到一份工作,他去北京了。更有一种传说,他收破烂收到了宝贝,发财了。
传说不是传说,传说都是事实。贾明不久在我的帮助下,考取了博士研究生,继承父亲的衣钵,从事人类考古学研究。
收破烂真的收到宝贝,那个铜盆是东周时期的青铜器,上面还刻有二行铭文。去年,他申请拿到香港拍卖,结果拍出天价。同时,他被邀请出席了拍卖会,并作了研究报告。
后来,贾明捐赠出拍卖所得,为学校建了一所图书馆。还将父亲的藏书捐给图书馆珍藏。
贾明的事只是个案,但我们从个案中得到启示。李老头有机会收到青铜器,为什么没收到呢?有人说李老头小气,不识货。我看完全不是,都是读书的缘故。如果贾明没有读那么多的书,没有那么丰富的知识,我看也会像李老头一样,让宝贝无声无息从身边溜走。有位伟人说,“知识就是力量”。我看知识更是财富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