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起梓

文字差劲,坚持有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后,成长在十年文化革命中,受教在改革开放初,成就在人云亦云间。转眼风云过,回首多磋砣,不为风雨折,志坚事成多。

武汉方言、武汉人  

2010-05-25 13:01:25|  分类: 情怀家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武汉方言、武汉人

天上九头鸟,地上湖北佬。这句话不知对湖北人是褒扬还是贬损。当然,褒贬不重要,而且很多湖北人倒很乐意人家这样称呼。武汉人不能代表湖北人,但提起湖北人一定会提到武汉人。了解武汉人,先要了解武汉方言。了解了武汉方言,可以窥一斑以见全豹。

张长,李仲和王季三人从幼儿园起就堆在一起,渐渐变成了梗朋友。他们无话不说,无话不讲,没有什么秘密,真正是有难同当,有福共享。从不鬼做,更不会醒倒媚。

高中毕业,他们一起去外面晃,去黄山玩山,去长江玩水。他们中张长最先玩朋友,李仲和王季知道后,一起祝贺拐子,一定要看一看未来的大嫂。张长稍有怠慢,王季就激他翻翘,不够味。张长则反讥他们烦死人,不就味,与他们裹不清白,刚玩朋友,不能太者,操之过急未免差火了一点。

张长请他们搓一顿,他们俩人总是不如意酒店。打趣拐子尖,是个贼精,尽去一些太水的酒店。总之,李仲和王季认为张长不唰喇,有些夹生。张长责备他们嘀哆,有请客都不错,么事这么翻翘。他们想必是要铆起搞他一下,让他掉底子。

一天,张长开来一部车,当然是借来的。李仲和王季楚到机会,想要激他一番。

李仲说,你个婊子养的,在哪里搞来一个破车,还来我面前发抛,真会诈倒裹。王季则说,个板马,你蛮有板眼呀,还玩起味儿来了。莫见鬼,本来灰流了的,现在倒好,搞得清爽流了。

婊子养和个板马是武汉话里一种特有语言。朋友间是平常语,有一种骂是爱的味道。若打架斗殴时,就成了粗言秽语,成为矛盾激化的导火索,有时还会火上浇油。

这时的张长当然不服周,带渣滓回敬,你们俩个婊子养的,搞么事沙。拐子面前你们胆敢阴倒搞,看我怎样收拾你们。他们看到张长急得像个苕,二百五般,就幸灾乐祸,哈哈大笑。张长与他们抖狠是不行,一不敌俩。张长想,只有在他们中间戳拐,让他们分化。

张长对李仲说,昨天我去看你老爸了。他说,您家身体硬朗,早上在公园紧搞,一会儿太极拳,一会儿武当剑,是不是感觉舒服流了。李大伯喜欢和青年人在一起夸白,开始国家大事,国际要闻还说上一阵。高兴时,李大伯就瞎款起来,铆起讲一些名人轶事,花边趣闻。

李大伯讲到李仲小时候的故事。他说,李仲小时候胖乎乎的,像个秤砣。走路一点不唰喇,玩水总是往下沉。到了十多岁,就抽条子,变成瘦猴精。读书很不认真,喜欢码倒搞,常有老师来告状。老师都说,李仲上课喜欢打野,气得李大伯说话带把子,你个婊子养的,不务正业,只会撤白,活像个白日鬼,在家骗老子,学校骗老师,长期下去非要打牛不可。

李仲长大了,没有去打牛。和他们一样都有正当职业。不过,他们在一起总不得平静,喜欢铆起夸白,夸得天昏地暗。铆起喝酒,宁可喝得胃出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