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起梓

文字差劲,坚持有劲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后,成长在十年文化革命中,受教在改革开放初,成就在人云亦云间。转眼风云过,回首多磋砣,不为风雨折,志坚事成多。

楚粤宗亲一谱牵  

2010-05-24 19:18:56|  分类: 情怀家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楚粤宗亲一谱牵

2010年清明系列之五

清明祭祖活动结束后,我们在刚认识的宗亲阿志带领下,来到梧州大酒店。在酒店门外,四位宗亲迎接我们。他们执意要在梧州大酒店宴请我们,初次见面,我们真不好意思,他们那么破费。

宴请后,我们穿过一条街道,选择一家高雅宁静的茶座坐下,席间我们交谈欢畅。

四位宗亲中的长者吴公,今年75岁。他是位医药专家、教授、作家兼诗人。他对廷举公有所研究,因为他资历深,有名望,所以他几次向梧州市提案,要求重修廷举公墓和位于白云山冰泉冲的东湖书院,还提议编写电视剧。据他说,有了初步的眉目。

另外三位宗亲分属二个自然村,他们没有与我们交谈前,认为我们只是与廷举公同祖的另一支,没想到我们也是廷举公的直系后人。我们都拿出族谱对照,在座诸位都露出惊讶和喜悦的表情,四百多年了,族谱还能准确无误地保持一致,没有多少出入。族谱详载,廷举公有三个儿子,公在功成名就后,令两子回祖籍。

族谱卷一“东湖公序”写道,“命冢子仪,仲子撰,翩然来嘉鱼恢复祖基,乃假奉余,立厅宇,创祠堂,建社学,置祭器,栽植路松,竖立祀碑,一以酎祖德,一以贻孙谋。季子蕃仍居梧州苍梧,先茔赖以堂祀,书院赖以永传,两地有托,而予心始畅然矣。嗣世子孙从此分楚粤,而谊同毛裹枝,虽分而干不异,瓜虽离而藤仍联,彼此往来,交相劝勉。耕者,犁雨而锄云;读者,焚膏以继晷。承承继继,庶几箕裘克绍,以无坠家声,云尔是为序”。、

廷举公一生只在嘉鱼住过一年。正德二年(1507年),廷举公四十六岁,“以例裁革暂居嘉鱼”。

我是仪公的后人,阿祥是撰公的后人,在座的梧州宗亲则是蕃公的后人。事有凑巧,廷举公直系后人的三大支系都有代表在场。

廷举公有四兄弟。明史卷二百十一、列传第八十九,明确记载廷举公和弟廷弼公事略。廷谔公和廷对公,明史虽没列传,但《梧州府志》《苍梧县志》和《番禺县志》等有确切记载。廷谔公世袭军职,正德年间升任百户。廷对公举人及第,正德十五年(1520年)任番禺县令。

据梧州宗亲介绍,弼公墓在藤县,以藤县为主的周边县,弼公后人超过五万。梧州宗亲还邀请我们明天一起去祭扫弼公墓,因为时间紧,我们只好留下遗憾,下次有机会一定去为弼公扫墓。

华堂村的阿新,邀请我们去村里做客。

华堂村离梧州大酒店有20来里路,且山路弯弯,又窄又险。20来里路走了半个多钟。华堂村位于群山之中,房屋都是沿山而建。虽然山一点,但是空气格外清新,自然风光优美。

阿新家建有二层楼,面积很大。楼前有一个小院,院中有一棵大树,估计树龄也不小。阿新到家忙碌打电话,通知村里年长宗亲来与我们相见。同时,分付家人准备菜肴招待我们。

年长宗亲中一位,拿来手抄族谱,再一次与我们带去的资料对照,越对越准。我们全部翻拍,留下研究。

梧州宗亲十分热情,但我们不得不令他们失望。时间不能让我们多聚一会,我们必须按原计划行动。万般无奈,我们离开了华堂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